深度好文丨疫情过后,不良资产行业崛起在即?

导读: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不断发酵,各地各级政府基于对疫情控制的需要,对企业复工以及人员流动进行了严格的限制要求。在此种情况下,疫情对于我国经济发展形成了严重的利空,首当其冲的是餐饮、旅游、文化娱乐等第三产业。除了此次战疫需要的药品、医疗器械及防护产品以及生活、办公所必须的超市、物流以及在线办公、教育等行业得以超常规发展外,其余第一、第二产业行业因为人员流动限制以及原材料供应不畅的不利后果,待疫情平稳后就会逐渐水落石出,只是根据各自行业特点以及经济复苏需要有所区别而已。

政府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一方面采取各种限制措施避免疫情扩大,一方面为了社会稳定要求企业依法承担在家隔离员工的各项工资福利待遇。虽然从现在以及预想的将来,政府也一定会从产业、财政、金融、信贷、税收等政策入手多方面给予企业以扶助,但是对于无数市场经济活动中的企业来说,一个季度的现金流缺失以及各项成本的无效累计,必定会造成严重的经营损失。

企业运营的不良蝴蝶效应反映到银行业,就是许多行业、企业乃至个人无法正常偿还银行贷款乃至丧失还款能力,银行的不良率将会大幅度上升。近年来,虽然国家频繁强调要“去杠杆”、“去产能”,处理僵尸企业、实现腾笼换鸟,但收效甚微。一次突如其来的全国疫情对于那些在疫情之前就存在产能落后、经营维艰的行业或企业而言,不经意间被加速洗牌退出市场,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大量企业的关停并转,从而导致不良资产市场进行扩容,迎来风口。

不良资产供给方除传统商业银行外,出现新增主体

新增主体

1.信托产品:信托产品投资标的多为政府平台及房地产项目,因以往监管机构管控相对较松,项目阶段往往较为前期,回款周期较长,但在目前“房住不炒”的行业严厉去杠杆以及此次疫情影响的形势下,很多中小地产商资金链断裂,将直接导致部分信托产品难以兑付,形成不良。

2.证券、基金、期货、金融租赁、保险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经济的不景气,将会直接导致众多的债券违约、非标业务违约、股权投资业务损失、融资租赁合同无法继续履。

3.私募基金:实体经济的经营不利反映在金融资本市场上,受损行业、企业的股票、债券在市场恐慌下跌中造成巨额损失,私募机构往昔所盛行的非标业务、股权投资业务也会因此出现爆仓,形成不良资产。

4.互联网金融平台:疫情加剧影响个人收入,依靠工资收入的群体在生存成本、房贷、车贷等多重压力下,不得不通过P2P进行资金拆借,债务增加以及还款能力堪忧,将会导致原本处于风口浪尖上的互联网金融平台频频爆仓形成大量不良资产,而这些个人债务数量及质量让人担忧。

5.地方政府及地方融资平台:由于政策对地方政府及地方融资平台融资的严控,导致地方政府前期项目资金链断裂,已经形成不良资产。但随着此次疫情过后的经济复苏需要,中央政府会实行宽松的财政政策,调动财政资金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带动国家经济发展。但地方政府能否准确把握机会,合理利用资金,不越权越规,值得警惕。故在缓解原有不良的同时,又会隐藏新的风险。

6.市公司及其他实体企业:如经济下滑也导致企业营收下降,反馈到股市造成部分公司市值持续下跌,将形成大量的股东爆仓事件,加上质押新规、再融资新规、减持新规等一系列资本市场监管政策的发布,使得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更加困难,许多上市公司股票价格下跌,评级下调,发债困难,债券违约,形成大量不良资产。 

7.地产公司:由于地产融资政策不断收紧,地产调控不断升级,大量中小地产企业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将会有大量工程烂尾,如无法被头部企业收购兼并,必然也会形成不良资产。

外资机构成为中资机构有力的竞争对手

根据中美两国发布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国政府将允许美国金融服务供应商申请资产管理公司许可证,将直接允许外资从省级许可证开始直接从中资银行获取不良贷款。这就意味着不良资产购买方及投资方在四大AMC和地方AMC、AIC以及民间资本之外,外资机构将通过设立境内实体或者不设立境内实体参与不良资产处置。外资机构无论是资金规模、精细化管理能力、资产处置经验都有着极强的实力,随着对外开放的程度不断加大,外资机构的政策约束将越来越少,将成为中资机构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不良资产行业的升级

对于新出现的种种政策和市场情况,不良资产行业也需要进行升级,向综合性跨行业的金融投资机构方向转变,引入新科技提高行业的运营效率:

不良资产将成为倍受瞩目的投资领域

我国经济经济2020年将承受更大的压力,投资的机会和收益都会下降,以往高利润的行业如地产行业将继续被限制发展,以往高速发展时期积累的风险将逐渐释放,疫情造成的后续影响也将不断显现,不良资产行业出现越来越多的投资机会。而且经济的下行,使得投资者信心走低,资产价格不断被低估,不良资产投资者可以获得更多价格低廉的优质资产,经济压力下,更多的企业出现经营困境,也给了不良资产投资者获得优质企业股权的机会,投资者可以通过对不良资产及困境企业的投资和处置修正风险因子,在通过市场退出获得高额的收益。

不良资产行业将形成

跨行业、综合性、专业性的产业链

经过上述分析,新机遇下的不良资产出现在多个领域,处置的主体和方式也越来越多,势必要求机构间跨行业的合作越来越多,不论是购买方还是投资方都将会与相关行业专业团队进行通力合作,形成产业链,从而大大提高处置效率,降低处置风险。

例如地产行业的不良资产处置就可与地产基金合作,上市公司的不良资产处置就可和并购基金合作,银行贷款不良资产处置可与诉讼律师团队合作等等,不良资产产业链从资产分类、收购、转让、证券化、托管、募集、处置、退出、咨询、增信等各个环节将由不同的专业机构专业团队来分别进行,相互合作,强化协同思维,努力形成多方共赢格局,更好地做活资产、做大市场、做高回报,不良资产本身也应细分种类,进行精细化运作,不良资产行业是高风险行业,只有精细化专业化才能够充分化解行业风险,进而获得高额的收益。

此外,不良资产行业参与主体中的头部机构已看到行业协作化发展的趋势,开始布局“全能化”“全牌照”,力求加强对资管行业上中下游金融机构的服务整合能力,以达到统筹多个市场多方参与主体的目的,获得协同效益。

不良资产行业的互联网化及

大数据、人工智能科技的运用

在互联网已经迅速渗透到各个行业的今天,其对不良资产行业的影响也是深远的。金融行业,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将信贷授信和违约风险监控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次元,改变了传统金融行业的面貌,同样对于金融行业的衍生行业—不良资产行业也将被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所变革。在不良资产风险监控及处置上,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对债务人精准画像将大大提高催收效率,大数据及互联网同样可以对债务人的资产情况做到精确统计。

然而互联网和大数据在不良资产行业能做的事远远不止清收这一项,目前已经有很多从事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机构投入到不良资产行业中,在数据和信息服务、交易撮合服务、法律及催收服务、资金服务等领域发挥作用。

目前不良资产市场金融科技发展的重点集中在互联网金融及小额贷款领域,随着数据的积累,人工智能的进化,金融科技将应用于解决不良资产市场的核心问题,即信息不对称和道德风险领域,预计在尽职调查、资产定价、价值发现、撮合交易等关键领域将出现颠覆性技术,如不良资产全息尽调、智能定价、智能匹配等技术,也可能产生规模更大的全流程不良资产处置平台,颠覆传统的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业务模式。

总结

就疫情影响下的不良资产市场,将面临更多业务机会,业务类型急剧丰富,业务模式也将更为多元,不良资产行业的发展前景将更加广阔。对于各方参与主体来讲,恰恰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借着市场扩容,依托国家政策导向,加大处置力度,提高资产处置效率,在实现自身利益的同时,为政府出清市场不良和供给侧改革,促进经济转型作出应有的贡献。